悲春傷秋,於是無病呻吟。


  這是這幾個月來第一次打非當兵記敘文與漫畫文,就只是有感而發想動動鍵盤。
  二十九日的夜晚,風有點涼,對於感冒剛好的人實在不適合在外面奔波,尤其是風更涼的淡水。
  淡江大學的山坡,來來往往的學生,嘻笑輕鬆的神情肆意散發,總叫人羨慕,我站在街頭晃晃,有種
輕鬆的感覺,看著他們卻沒有那種羨慕產生,這是因為接受自己即將出社會的蛻變吧。
  十一點與夢雀約的時間也到了,只不過驚喜被拆穿就不好玩了,我喜歡給驚喜,但是不喜歡被拆穿。
  漫談徹夜,聊八卦聊是非,亂七八糟都可以說,精神很放鬆,放鬆到差點睡著那樣,明明喝的是愛爾
蘭咖啡,但卻好像喝了數杯伏特加,謝謝夢雀小姐的招待,很快樂的一晚,真的。

  其實,我很喜歡到處亂跑,漫無目的,但是又害怕找不到終點,所以還在原點。
  凌晨三點多的淡水,夜深灰暗,空氣中有股寂寞的味道,數小時前人潮鼎沸的老街現在空蕩蕩的好像
餓了幾天的肚子那樣,只是肚子會叫,老街不會哭;其實老街應該也很寂寞,我想。
  經過了關渡大橋,這次很聰明沒有上去,穿越了長長大度路,歌聲陪伴著,轉向承德路接到重慶南路
往回家的路上前進,一路上來往的車子飛逝,又好像每台車都是寂寞的味道,不然怎麼會在該睡覺的時候
還奔馳在台北街頭呢?

  我想我是極固執的人,和掉在茅坑裡的石頭一樣了,我可以堅持好幾年的堅持不放棄,也可以在一瞬
間瓦解我的堅持,好像和作夢一樣,沒有眼淚,也沒有不捨,或者是說,沒有感覺。
  「你真可以這樣做喔?不會後悔嗎?」有人問。
  天知道,反正我總是過很久後才知道當時情緒的人,善於偽裝,然後欺騙自己。
  
  記得站哨時,兩個小時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但是有個理論是這麼說著:「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非常
快。」所以痛苦的時間一秒也嫌久;難怪,我等等就要收假了,轉眼三天結束。
  
  三點半回到家,東摸摸西摸摸,轉眼到了凌晨五點,爬上了床,咖啡因作祟,花了一段時間才瞇上眼
,今天沒有作夢,就飛逝到下午兩點,根據理論,可以得證睡眠是幸福的。
  不過起床有點厭惡,我竟然把寶貴的時間拿去睡覺了,這真的是很浪費,雖然很幸福,但是卻很罪惡
。嗯,這又是矛盾的我。
  最近回想國小國中的記憶,卻發現異常的空白,好像被雨淋濕後的畫紙,剩下淡淡的痕跡。
  我可是以自己的記憶力自豪的人,卻淪落到這下場,好慘,我腦袋一定有立可白在偷偷塗掉那些有過
的記憶;不過才二十多就開始回憶過去,像個十足的老頭子,這還挺酷的!
  「我很念舊,但是我又不想被過去羈絆。」那麼矛盾。

  悲春傷秋,可能挺適合我的。
  不過我有時候又會過份的樂觀。
  「老話一句,我是集矛盾於一身的人。」嗯,這是結論。




  兩個禮拜後見,這禮拜要留守,我的部落格。
  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aron23 的頭像
aaron23

陳阿信的漫畫網誌

aaron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